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枫 > 文章归档 > 2013年05月
2013年05月30日 11:46

王小波眼中的国学

  新一轮以儒学为首的国学热,已经势不可挡了。这股新潮流气势之大之猛,可以用八个字概括:“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凡是随波逐流的,都能有好处,比如于丹;凡是唱对台戏的,一定没有好下场——不是被扣上“不爱国”的帽子,就是“背叛了传统”、“背叛了历史”的边缘人物,只能在一边站着,眼看着国学复兴的大潮澎湃而至,不可一世。

  王小波也是站在“大潮”边上的人,虽然,他不在了。可是,他说过的话,永远有现实意义...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1日 19:10

傅斯年是谁?

为一个人,在新年的第一天,独自去看他的陈列,在我,是第一次。在他人,可能是去看远在异乡的情人,比如网友之类。 

这个人,叫傅斯年;这个地方,叫聊城。本来他是中国近代数一数二的人物,和胡适之博士不相伯仲,可是,我们的教育卓有成效。我到聊城,入住如家酒店的时候,问服务生:知道傅斯年纪念馆在哪儿吗?他说,没听说有这个纪念馆。但他非常热心,说问问周围同事,再告诉我。但终究没有下文。

我怕他不是本地人,他...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9日 17:53

英国人“碰瓷”

中国的资本主义萌芽,据学者们研究,早就发芽了。有说,西汉的;也有说东汉的。南宋的资本主义萌芽,更是“雨后春笋”;最晚,是明朝末年。可是,所有资本主义萌芽,都没长成。究竟是“种子不良”?还是土地太贫瘠,什么也长不起来,专家们更是吵不明白。 

幸好,英国人来了。1840年,英国人发动了鸦片战争。之后,关于资本主义为什么在中国夭折,终于有了确信一致的答案:英帝国主义扼杀了刚刚萌芽的中国资本主义。 

英国人中...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2日 16:02

关于《公天下》的另一种声音

关于《公天下》的另一种声音

一.迟来的书评

吴稼祥先生的《公天下》,上市好一阵了。好评漫天下,此时,我写这么一篇书评和“全世界为敌”显然不合时宜。

 

书评来得晚,有三个原因:1,近期一直忙于我的第三本书《如果长城立起来——中国文化批判》的扫尾,能力有限,没有旁顾;2,想看看别人怎么说,要是有人的看法和我一样,我就省事了;可迄今为止,除了一位微博名叫瑟-密的说了几句反话之外,都是掌声。

 

以下是瑟-密的话:

 

吴总让人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