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枫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22年09月19日 11:18

理性、自然理性和社会理性

 1  亚里士多德之目的因

 

大学时期,第一次读到亚里士多德的“四因说”,先是觉得新奇。细想,又觉得亚里士多德这个人,太学究了。形式因、质料因、动力因没有问题,可是,目的因有普遍性吗?沙子、星球、水滴与尘埃,它们有目的吗?

 

要是有,生命和非生命体的界限在哪儿?

 

风,也在有意识地寻找自己的方向吗?

 

当然不会。

 

想到此,就觉得亚里士多德愚不可及。

 

此一时彼一时也。

 

40年之后,当我再一次思...

阅读全文>>
2022年07月07日 12:28

反证法之应用——人本自利的经济学证明

反证法之应用——人本自利的经济学证明

公理-演绎体系之中,起点或者基于公理,或是基于假设。

 

西方经济学的假设之一是“理性经济人假设”,即:市场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追求个体利益最大化的经济人。

 

但,这是假设,没有证明。

 

本人尝试证明之,使该假设不再是假设,而成为经济学立足的基石之一。

 

1.概念之界定——人性,是指人的社会性

需要说明,自利是一个社会概念。鲁滨逊自己呆在一个岛上,无所谓自利,也无所谓善恶。鲁滨逊自利也不会伤害到谁,利...

阅读全文>>
2022年06月27日 13:11

故乡的味道——烩菜泡煎饼

说老家有什么好吃的,真没有。说有什么值得回忆的,倒真有。因为,在短缺时代,一块馒头也是难得的。

 

有一次,放秋假,我们一起去拾枣。同行的一位同学,我忘了他名字了。他是“三线建设”落在我们村的5450厂子弟。他早餐的馒头没吃完,装在口袋里,到了半晌,我们俩坐在红沙漫地的半山坡上。他把馒头给了我,我找了一颗最红亮的大枣,作为交换。

 

馒头的香味,三日不绝。

 

我最幼稚的弟弟,到石家庄看望80岁的老母亲,带...

阅读全文>>
2022年03月30日 14:58

我的高中——学习(4)

学生当然以学习为主,要是成绩不好,高中就是失败的;幸好,我的成绩是优异的,这一点,从我就读的大学,可证。

 

20世纪80年代,天津大学只是差清华一步;现在,下清华一等了。这个局面,肯定不是我造成的。原因之一,是很多大学兼并重组,规模膨胀,比如吉林大学、浙江大学、四川大学等。但据我所知,天津大学一直是内生性增长的,没有收编散兵游勇。

 

我入正定高中的成绩,不好。总成绩是258分,是四门课,语文、政治、数学...

阅读全文>>
2022年03月29日 12:13

我的高中——路上(3)

上面提到了正定和井陉之间的距离,但,没有说如何行走的。

 

这一段,专门说一说。

 

现在看,正定和井陉之间100多公里的路程,真不是事儿,用司机们的话说,就是一脚油。

 

事实也是如此。

 

10月份,我和朋友回了一次老家,去看我们县的风景苍岩山。说好了,我小弟弟在石家庄高铁站接我。结果,他记错了,以为是第二天。

 

我下了石家庄高铁,打电话,问他,你在哪儿呢。

 

他居然还在井陉呢。我说,那你就别来了。但...

阅读全文>>
2022年01月18日 11:06

我的高中——生活(2)

一个14岁的孩子,离开家,半年不能回,是很孤单的。

 

所以,到了正定,第一个感受是想家;想也不能回,怎么办?哭啊。

 

不好意思地说,高中第一个学期就是哭了。为此,我们班的班长耿宪海,老是嘲笑我——他上高中的时候,估计是高中毕业之后,再考的。人黑、一脸麻子,感觉像30岁了。30岁,在农村都当爹了,他还上高中,还好意思嘲笑我。

 

除了想家,其他倒没有不适应的。

 

例如伙食,就比我老家好了一大块。因为,正...

阅读全文>>
2022年01月13日 10:28

我的高中——生病(1)

高中最显著的一个变化,是离家了。正定县城到我们家,粗算也有200公里,当时,交通不便,别说是小轿车了,就是拖拉机也少。所以,一个学期只能回一次家。

 

有两次学期中回去的,一次是因为腹部生了疮,校医院的医生诊治不了,就给我开了一个假条,打发回家了。

 

我先坐火车回到井陉县,同学张彦生很热心,让我先到他父亲处——他父亲在我们县果品站,负责收购山里的梨杏桃桑之类的,然后出口换汇。

 

我下了火车,找到了张...

阅读全文>>
2021年12月06日 10:34

新冠疫情时期的me、闪电狗儿和橘猫(之一)

新冠疫情时期的me、闪电狗儿和橘猫(之一)

文|刘云枫

画|刘健予

杨绛女士有一本书名,叫《我们仨》。 我蹭个热点,也写篇短文,叫我们仨。

我们仨,是me,我的泰迪狗儿:闪电,以及我们家的猫——猫,没有名字,就叫猫。

中国历史里,没有小人物的位置,更别说阿猫阿狗了。要是提到动物,肯定是在菜谱里。

我要改变这种传统,我给闪电写过两篇文章了。可是,猫还没有出场的机会,此文,专呈猫爷爷。

本篇也换个写法,以流水账的模式展开。

2020年1月16日

闪...

阅读全文>>
2021年11月21日 16:30

“黑羊”可以变白吗?读卡尔维诺的小说有感

文|刘云枫

从前有个国家,里面人人是贼。

一到傍晚,他们手持万能钥匙和遮光灯笼出门,走到邻居家里行窃。破晓时分,他们提着偷来的东西回到家里,总能发现自己家也失窃了。

他们就这样幸福地居住在一起。没有不幸的人,因为每个人都从别人家里偷东西,别人又再从别人家里偷,依次下去,直到最后一个人去第一个窃贼家行窃。该国贸易也就不可避免地是买方和卖方的双向欺骗。该国政府也是个向臣民行窃的犯罪机构,而臣民也仅对欺...

阅读全文>>
2021年11月03日 10:14

红包与小费

 中国人没有给小费的习惯,却有收红包的传统。或许是泱泱大国,散碎银两不过瘾,没有大块撒金银的痛快,也就从简了。就领受者而言,也觉得一点小意思,既不能一夜暴富,还有损尊严,拿了小费,好像自己是讨吃要饭的一样。一个不愿意给,一个不愿意要,小费在中国,就没了市场。

 倒是红包,大行其道,“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一个Big红包,寄托着中国人发财致富的梦想。逢年过节,长辈的红包,对年少儿郎,是一笔不...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27日 09:33

传统文化中的神秘主义

1   中国美食,举世无双。   可是,你要问决定中国美食的秘籍是什么?没有人告诉你。   告诉你了,就没钱可赚了。   无论哪一种美食,即便是一个街边地摊儿,也会郑重其事地说:决定他们家食物独到之处的,是一个秘制调料包。什么都可以公开,唯有调料包里有什么、有多少,绝不示人。有时,还有其他一些噱头,比如祖传的,或是根据中药秘方配置的,或是店家经过N年摸索之心得等等,总之,深不可测。   在我看来...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23日 13:35

中国传统学术的一大弊端:不分类

1   科学之萌芽和发展,有三大基石:逻辑、数学和学科分类。   历史上,中国没有逻辑,是确认无疑的;是否有数学,还悬而未决。丘成桐先生说,中国古代的“数学”,不能称为数学,因为,缺乏抽象和普遍性,都是面向具体问题、解决实际应用的。再有,所有中国数学家,并没有提出超越实际的数学问题。   中国古代数学家,和今天的高中生一样,是做题家。不同在于,古代数学家作实际中出现的题,今天的学生作老师出的题;...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18日 15:08

什么是废话、空话、大话和套话?

日常生活中,常常有人不厌其烦地在重复“废话”;还有空话,大话,套话等等。   如何区分呢?   先说“废话”。   所谓“废话”,就是不能够消除不确定性的语言或文字。因为,表达的第一要务,是传递信息;信息的第一要务,是消除不确定性。   要是一种表达,消除了不确定性,那就是有价值、有意义、有用的话;否则,就是废话。   “明天要下雨”、“明天朝阳地区要下雨”、“明天下午北京朝阳地区要下中雨”—...
阅读全文>>
2021年08月06日 15:21

如何对待传统?“遗”字浅解

每家都有“传家宝”,世界各国,也都有各自独特的文化积累。如何对待文化遗产?我们的原则是:“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可我觉得,这是一句流行于世的废话。   “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标准。即:以什么标准来评价文化遗产。没有标准,或者标准总在变,“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就没法操作。比如吃白菜,母亲上了年纪,喜欢吃叶子;儿子年轻,要口感爽脆,喜欢白菜帮。母亲说:儿子,去剥一棵白菜。儿子一定...
阅读全文>>
2021年05月17日 15:17

空巢的乡村

空巢的乡村(上)   北京人往纽约跑,上海人往东京跑,北方的,跑北京;江南的,跑上海;华南的,跑广州深圳;省里,往省会跑;县里,往县城跑。自下而上“运动”的结果是:空巢的乡下。   我上小学、初中的七十年代末,我们村、每个班,大约有40-50个学生。如今,两千人口的大村子,每个年级的学生数不足7个。我们村是乡政府所在地,和周围七个村子相比,是最大的。可以想见,另外七个自然村,小学还能办起来吗?办不起来...
阅读全文>>
2021年03月23日 16:06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1   所有假说,都以实践检验,面临着三种困境:1,有时是不可能的;2,有时是不经济的;3,有时是很尴尬的。   我有一段亲身经历。   我曾经工作的单位,有一个办公室主任,其人品行低劣,人所共知。他是早年的大学生,有点才气,就在外找女人,还要和老婆离婚。   一位比他年长的老领导,好心劝他,说:小W啊,你小子真不是个东西,那么好的老婆,你不是好好待人家,还要离婚。你离了婚试试,肯定打光棍,谁肯嫁给...
阅读全文>>
2021年02月01日 15:49

苏轼、归纳推理和黑天鹅事件

苏轼是中国文化的喜马拉雅山,诗词书画,无所不精;文采风流,千古一人也。   可是,苏轼的逻辑不及格——当然,古代没有逻辑学,宋代也没有。中国人知道逻辑学,是在明代。传教士利玛窦将《欧几里得几何》带到中国,利玛窦口述,徐光启笔录,翻译了一部分,后来,利玛窦比较忙,就没有译完。   也是在跟着利玛窦翻译《几何原本》的时候,徐光启才知道了逻辑和逻辑的魅力。但,遗憾的是,明代士大夫是不屑于学外语的,徐光...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16日 14:19

浅谈语言的“经济性”和默认项

经济学老是入侵其他学科的地盘,使经济学有了“经济学帝国主义”的坏名声。不过,在我看来,成本最小化或许是自然界和人类遵守的不多的共同法则之一。   在语言学中,也能看到“经济规律”在起作用。   例如,最常用的单词,其发音一定是最短的。“I”,使用频率最高,也最短。常用词,音节都不长。换言之,单词的长度,是与其使用频率成反比的。越长的单词,使用概率越低,也越生僻。因此,鄙人可以提供一个背单词的技巧:...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18日 09:20

战争、商业和政治行为之分析框架

战争、商业和政治行为之分析框架 人,总是有英雄崇拜情结。   之所以如此,是自我的渺小和无奈,希望英雄能实现自己所不能实现的梦想。   小时候,我的英雄谱里,有关羽、张飞、赵云等故事中的武将;等上了大学,读了外国史,又对亚历山大、凯撒、拿破仑等世界级的战神,充满崇敬和向往。   我也问了我班里的学生,让10个学生,说出自己崇拜或喜欢的英雄(限说3个),娱乐明星除外。   结果是,帝王将相居多,包括:诸葛亮、秦始皇、刘邦、于谦、彭...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2日 12:16

好好说话的十条原则

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   人多了,什么话儿都会冒出来。   怎么办?不是不让人说话,而是要学会好好说话。   鄙人不才,拟定了“好好说话”的几条原则,供网友们参考。   第一, 不猜测动机   动机是隐形的,看不见的;只有上帝,才能参透人的内心。所以,对话之时,最大的忌讳是不能臆测动机。如:你不怀好意、你内心阴暗、你居心叵测、你恶意、你故意等等,都不应该出现。   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