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耶稣是上帝的儿子,还是上帝的独生子;要说找个好人家投胎,或者像中国的帝王将相一样,出生的时候,天降祥瑞,是轻而易举的。然而,什么都没有。
 
耶稣的出生地,是一个马厩。当时,圣母在旅途当中,却要临产。匆忙之中,找到一户人家;这户人家也很贫寒,并没有多余的房间安置圣母玛利亚及随行人等,只好在马厩中暂避。在这间简陋的马厩里,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耶稣基督降生了。
 
2018年冬天,我去欧洲旅行,赶上圣诞节。在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依照历史文献,复原了耶稣基督出生时的情景。在圣母的怀抱中,耶稣基督像圣洁的天使;昏暗的马厩里,闪烁着微弱却温暖的灯光。正是那一缕微光,从此照亮了西方人前行的路线,直到今天。
 
耶稣基督生于草厩,也为像衰草一样卑微的底层民众,带来了摆脱尘世之苦的福音。
 
孔子出生微贱,或是野合之成果。
 
然而,孔子的祖上是贵族,也可能是宋国的国王。
 
《孔子世家》写到:孔子年十七,大夫孟釐子病且死,诫其嗣懿子:孔丘,圣人之后,灭于宋。其祖弗父何始有宋而嗣让厉公。及正考父佐戴、武、宣公,三命兹益恭,故鼎铭云:一命而偻,再命而伛,三命而俯,循墙而走,亦莫敢余侮。饘于是,粥于是,以餬余口。
 
意思是:
 
孔子十七岁时,大夫孟釐子病重将死,临死之前,告诫其儿子:孔丘是圣人之后,他的祖先在宋国灭败。他的先祖弗父何本来继位做宋国国君,却让位于他的弟弟厉公。他的另一个先祖正考父时,历佐宋戴公、宋武公、宋宣公三朝,三次受命一次比一次恭敬,所以,正考父鼎的铭文刻有:第一次任命鞠躬而受,第二次任命弯腰而受,第三次任命俯身而受。走路,顺着墙根儿根快走,也没人敢欺侮我;吃饭,就在铜鼎中做些面粥度日。
 
古代金属稀有,钟鸣鼎食,乃贵族气象。孔子先祖是否有编钟,不确定,鼎食则是有据可查的。
 
孔子出生之时,家世萧条,然而,想必孔子身上依然流淌着贵族的血液,所以,孔子才“鱼馁、肉败割不正、不食”。
 
如鲁迅先生所言:曾经阔气的要复古,正在阔气的要保持现状,未曾阔气的要革新。大抵如是。
 
孔子也不能例外,他之“克己复礼”,不过是要恢复祖上的荣光,罢了。
 
2020.03.18. in BJ。
话题:



0

推荐

刘云枫

刘云枫

118篇文章 1次访问 3小时前更新

刘云枫,1965年10月出生,汉族,河北省井陉县人。天津大学工学硕士,北京交通大学管理学博士。以科学思维,阐释社会、历史与文化。现任职于北京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