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枫 > 新冠疫情时期的me、闪电狗儿和橘猫(之一)

新冠疫情时期的me、闪电狗儿和橘猫(之一)

文|刘云枫

画|刘健予

杨绛女士有一本书名,叫《我们仨》。 我蹭个热点,也写篇短文,叫我们仨。

我们仨,是me,我的泰迪狗儿:闪电,以及我们家的猫——猫,没有名字,就叫猫。

中国历史里,没有小人物的位置,更别说阿猫阿狗了。要是提到动物,肯定是在菜谱里。

我要改变这种传统,我给闪电写过两篇文章了。可是,猫还没有出场的机会,此文,专呈猫爷爷。

本篇也换个写法,以流水账的模式展开。

2020年1月16日

闪电狗儿最近的挑食,愈演愈烈。我14号到家的,牠的饭盆里,是留守的学生14号早上为牠预备的口粮。

直到今天下午,原封未动。虽然,我没有数狗粮的粒数,然而,从“人脸识别”的角度看,狗粮所呈现的面貌,丝毫没有变化。所以,我断定牠一颗狗粮也没有吃。 

我的午饭,是酱鸭+发面饼。酱鸭是袋装,我烤了一下,油花闪亮地,味道也不错。自然,少不了闪电的。闪电只吃鸭肉,不吃饼。

我不是舍不得给牠吃,而是,牠要是光吃肉,就会拉稀。

下午,给牠吃了三种零食:一种黑色小颗粒,一种是切成段的鸡肉裹红薯,还有一种球状、比意大利著名的巧克力小一号的食物,成分是啥,我不知道。

牠每次吃完,总是意犹未尽,马上就回到放三种零食的餐桌上,守在边上。

下午,我上网的时候,牠来找我了。一进屋,先伸一个懒腰,双脚并拢,向前向前再向前,拉伸腰肌,撅起屁股,又伸伸舌头,好像很害羞的样子。眼睛看着我,像有话说。 

牠其实是饿了,让我给牠拿零食。

我在座位上,转过身来,牠就以为我要去给牠拿零食。牠高兴地跳起前脚,后脚为轴,向外转动。

如此三番,我还是没离开座位。

牠无奈,只好走到我边上,踮起后脚,呈站立状,两只手扒着椅子扶手,快速抓挠。意思是说,你怎么还不动啊,我都叫你几回了!

这种情况下,估计谁也不能再铁石心肠了,牠的耐心、诚恳和可爱,注定征服一切。我赶快起身,再给牠去拿牠喜欢的零食。

晚饭没有肉。我自己煮了一碗清汤面,加烤饼,中午剩下的;切了一个西红柿,是个大西红柿,生吃,我想一顿吃不了,要分作两顿。然而,下次再切,还要弄一手西红柿汤,所以,就一次切好了,下一顿只管吃,就好了。

闪电坐在我边上,牠能吃的,我以为,也就是烤饼了。然而,给了几次,都拒绝了。但是,牠还是不走,还踮起脚来,两只手在桌子上摸索。

莫非是想吃西红柿?

我就喂牠一块西红柿,果然,牠津津有味地吃下去了。接下来,我吃一块,就喂牠一块。一个大西红柿,被消灭了。盘子里的西红柿汁,我也倒在牠的盘子里,牠也扫荡干净了!

去年秋天,发现牠喜欢吃硬柿子,给牠起了个外号“柿子王”——真是名实相符啊。西红柿,也是牠的菜啊,匪夷所思。

下午,猫儿饿了,尖尖的爪子刺破了我的睡衣,抓在我肩膀上。我马上起来,给猫儿准备晚饭。猫儿好对付,吃了几口,就找地方猫着去了。

猫儿实在是太乖了,吃饱了,就睡觉去了。让狗儿抢了戏! 看来,谁是主角,都是天定的。勉强不来。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