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枫 > 孔子和儒家十宗罪

孔子和儒家十宗罪

孔子、其思想以及儒家体系,之于中国,究竟是祸是福?迄今,已经争执了将近百年。帝制时期,是不容争辩的——因为,以儒家思想为核心的四书五经,是官方规定的教科书。官方定的,谁敢质疑啊!质疑就是异端,就可能被定罪。明代著名思想家李贽,即因此被投入监狱。

五四运动,首开全面质疑儒家之风潮。但,儒家的“江山”还是很稳固的。每到摇摇欲坠,就有人重新加固。最近一次加固,是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读经运动。尤其是,孔子学院在国外也开了近千家连锁店,风头又劲。

儒家,真的是中国的宝贝吗?不是,绝对不是。这是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道理。但是,被洗脑的国人,还有很多沉浸在孔子是世界大思想家、孔子学院传播中国文化的美梦中。

为此,我写了十个帖子,列举了孔子和儒家思想的重大缺陷——这种缺陷,要是和其他文明相比,会更为显著。请读者三思。

[孔夫子和儒家第一宗罪] 1,以“礼”为核心的等级制——君臣、草民,三六九等,各有自己的位置,说到底,就是人和人是不平等的。上层的,有超好待遇;下层的,则只有奉献的义务。今日之特权,依然是孔子遗毒。再,佛教、基督教都是倡导众生平等、众人平等的。所以,孔夫子是人类文明之毒药。此其一。

[孔夫子和儒家第二宗罪] 2,压制其它思想和言论自由。孔子当官没几天,就杀了少正卯。主要原因是少正卯搞异端。孟子与墨家争辩,不说理论如何,说墨家无君无父,禽兽也。这是论辩吗?不是骂街吗?到了汉朝,登峰造极了,董仲舒居然来了个最狠的“独尊儒术”,此后,中国思想界进入了黑箱。

[孔夫子和儒家第三宗罪] 3,个人崇拜和造神。尧舜禹,周公孔子孟子。先不说尧舜禹,在论语中,孔子的学生就不止一次地拍孔子的马屁。有说:孔子的学问就像高墙围起来的院子,看不见里边,是因为高;再有说:前后左右,都是孔子的影子的。手法和江湖把戏,有何差别?柏拉图说:爱我师更爱真理!

[孔夫子和儒家第四宗罪] 4,尚古和复古。人类之进步,是顺着时间的河流向前。只有中国,不是向前,倒是向后看。始作俑者,孔夫子。“三代”、尧舜禹、克己复礼,这就使得在中国所有变革,都异常艰难。因为,没有一种进步不是以打破旧的传统为前提的,要是旧的都好,还有什么可进步的,还如何进步啊?

[孔夫子和儒家第五宗罪] 5,蔑视实利。任何社会都是以物质财富为生存和发展的基础的。可是,孔孟之流居然对此视而不见,空谈什么“小人喻于利”,将最重要的经济活动,打入另册。如此带来的基本后果,就是社会的整体上的伪善——想要利,还不敢公开地追求利益,怎么办?说一套做一套!伪善之根,在此。

[孔夫子和儒家第六宗罪] 6,轻视体力劳动。“劳心劳力”理论,将社会分成两个等级:动手的和不动手的。不动手的,不直接创造财富的,高人一等;真正的劳动者却处于被轻视、甚至被忽视的地步。欧洲日本都没这个毛病,都以“做出来”为上。儒家空谈“大同世界”直到和谐社会,始终没落实,与此密切相关。

[孔夫子和儒家第七宗罪] 7,鄙视其他民族和文明。凡中国的,都是好的。其它民族和国家,都是“蛮夷之邦”,是野蛮的、不文明的。此遗毒,于今尤深。顽固地拒绝世界上主流文明,死抱着“中国特色”。凡自己不认同、不喜欢的,只要贴上“外国西方”的标签,就算是定了死罪。古有蛮夷,今有西方,同理也。

[孔夫子和儒家第八宗罪] 8,违背和灭绝人性。色、性,人之大欲也,也是人类生存的基本。失去男欢女爱,还有人类吗?还有中国人吗?可是,孔夫子——孔子那个时代,是文明初期,性应该是很开放的;可是,到了程朱理学主导的时候,就彻底变态了。性,万恶了;人正常的欲望都必须压抑,岂不是违背人性!

[孔夫子和儒家第九宗罪] 9,鄙视女性,尤其是性工作者。女性被置于完全从属的地位,“三从”是也。贞节观,看似对女人的尊重,但恰恰是对女人自主支配身体权利的剥夺,也是对人欲的否定。特别是,对于以身体为业的女性,一方面,内心喜欢得不得了,另一方面,却在道德上予以贬低。伪善之极!

[孔子和儒家第10宗罪] 10,不信不敬鬼神。孔子说:子不语乱力鬼神。之后,儒家也一直没给鬼神留位置。但是,人类自身的认识力以及死亡的永恒迷题,使人们不得不求助于神。也就是,有些问题是人力所不能的,必须留给神。其他文明都给神灵预留了位置,儒家留给了人自己。于是造神,神像坍塌,再造再塌!

2013年8月5日星期一

大阪,西大桥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