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枫 > 极简儒学

极简儒学

提起儒学,国人最先想到“博大精深”四个字。其实不然,论历史、论典籍数量,儒学估计能排在前几位。论质量和内涵,和西方任何一种学术思想比,儒家都排不上。

 

这就涉及如何评价一种学术思想的价值?在《中国哲学史大纲》中,胡适提出了切实可用的评价原则。我的原则,受了胡老师的启示,大同小异。

 

任何一种学术,都是为人服务、为人所用的,也是为社会所用,为解决社会问题而创立的。儒学也不例外。既如此,评价社会领域的学术,一个首要的标准就是:它解决了人类社会、或者说中国社会的哪一个问题,解决得如何?

        

如果某种学术,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解决得很好很圆满,那么,这就是一种好的学术,是一种值得保留和传承的学术;否则,只能说是垃圾。

 

标准如此,大家可以考虑考虑:1,这个标准是否合适?2,如果合适,用这个框框,套在儒学身上,看看儒学解决了中国社会的哪些问题?解决得如何?

儒学是否有体系?

说远点。

 

2006年底,吴稼祥老师的旧书重印,约我写一篇读书体会。见面瞎聊的时候,我秉承“反孔反儒反传统”的一贯立场,和吴老师说:儒学就是一团乱麻,根本没什么体系!

 

吴老师反对我的观点。

 

我和吴老师很少见面,见了,就想在他面前露一手。就接着说:“在儒家的体系里,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例如,《论语》第一句就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可是,当马格尔尼率领庞大的代表团,来和中国交好的时候。上至皇帝、下至百姓,都把人家当“鬼子”,当“长毛”和“夷族。”

 

儒学不是“平天下”,而后“天下一家”吗?怎么那样对待英国人呢?对朋友像对待奴才一样,岂是待客之道?

 

吴老师抓住我的漏洞,说,你不是说儒家没有体系吗?怎么又说按照儒家的体系?

 

我自知语失,赶忙解释。

 

“儒学自身的确是没有体系的,因为,一个学术体系,一定是从假设和概念出发的。其中,概念的定义必须是明确和没有歧义的。但是,在儒家著作中,我们曾经看到过一个这样的定义吗?”

 

吴老师忙着其他事情,我的话到此为止,也没下文了。

 

今天,旧话重提,我依然坚持自己的认识——儒学是没有逻辑体系的。本文所述,是为了便于读者认识儒学,自我整理的,并非儒家自己所创。

儒家是被当政者利用了吗?

不得已承认儒学有毛病的人,有一个最简便的替儒家圆谎的说法:儒学本来是好的,就是被专制者给搞坏了。这样,儒家和儒学脸上的黑,一下子就给漂白了。

 

但我想问,为什么专制者,就看上儒学了呢?诸子百家,偏偏就选中了儒学,怎么不选老子和庄子,怎么不选佛教呢?可见,问题还在儒学身上,是儒学自己有逢迎统治者的理论,才被专制者利用的。

 

就像狗,就有忠于主人的基因,才逐渐被驯化、被人喜爱;怎么没人去驯化老虎和狮子呢?所以,别把责任推到统治者头上。

 

统治者驯化了儒学,然后,肆意篡改,也是事实。但这是狗的命运。既然要为统治者服务,当然,要符合人家的意图。否则,要你干吗?否则,人家就驯化另一种学术了。也就轮不到“独尊儒术罢黜百家”。被篡改,是被利用必须支付的成本,也是儒家购买“独尊”必须支付的代价。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