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1

辣椒,是南方菜系中最重要的一种调味料,没有之一。川菜、湘菜、湖北、重庆、云南、贵州,几乎无辣不成菜。

南方人为什么酷爱吃辣椒呢?

众所周知的解释是,辣椒祛湿;南方比北方潮,所以,要多吃辣椒,才能祛除体内的湿气。在中医深入人心的中华大地,这种解释,就成为一种常识。

然而,没有逻辑分析的常识,多半是谬误。

辣椒除湿,也是一个经不起逻辑推理的谬误。

不信的话,请听我说。

2

如果辣椒可以去湿的话,为什么东南沿海的江苏、浙江、福建和广东,不吃辣椒呢?

要知道,辣椒是舶来品;是从东南四省登陆,并进入内地的;特别是,明清两代,闭关锁国,只有广州一地,是官方认定的贸易口岸。因此,最先接触辣椒的,必定是广东人和粤菜师傅,然而,迄今,广东菜里连一个辣椒丝也没有。

广东不潮吗? 广东人不需要祛湿吗?

江苏、浙江不湿吗?长三角地区,是冲积平原,水系如网,纵横交错,鲁迅先生的故乡绍兴,房前屋后,各有一条小河,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是乌篷船。

绍兴、湖州、杭州、苏州不湿吗?不比海拔千米以上的云贵高原湿度大?

可是,淮扬菜、苏州、无锡、杭州、上海人,不吃辣椒。

按照祛湿的理论,体内湿气聚集,是会得病的;然而,长三角地区的人民,安居乐业,其乐陶陶,日子过得好着呢!

可见,祛湿是一个众所周知的谬误。

3

云山雾罩的解释下面,隐藏着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实:穷人、穷地方才好吃辣椒,辣椒,是穷人的盐,是最经济实惠、味道鲜美的下饭佐料。

一个可以观察的事实是:苦大的人口味重;越是富贵之人,口味越清淡。举个例子,《水浒传》里的李逵,吃啥都喊叫:淡出个鸟来!总觉得铺子里的菜,太淡了。原因就是李逵每天提着两个大板斧,别说和人干仗了,仅仅是背着走,也比其他人多流汗,多耗体力,就需要多补充盐分。

可是,古代中国,盐并不易得;主要原因是,盐是官方垄断的,不允许私人经营;贩私盐是重罪,是要被砍头的。官方垄断只有一个结果,就是盐价高得老百姓吃不起。

于是,盐是否易得和盐价成为是否好吃辣椒的分水岭。

东南沿海产盐,盐价便宜,也比较富裕,用不着靠辣椒下饭;反之,内陆地区,盐价高昂,经济也比较落后,买不起、吃不起盐,只好就地取材,以辣椒佐餐。

这才是”南方”嗜好辣椒的正解,而不是什么祛湿。

此南方,恰恰不包括传统意义上的江南、华南,而无可否认的是,唐代以来,江南、华南一直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湖南、湖北、四川、江西、云南、贵州、重庆的经济,则落后于东南沿海,但,对辣椒的嗜好,又远远超过江南和华南。

可证,辣椒和祛湿无关,和盐价以及是否富裕有染。

所谓辣椒祛湿,纯粹是谣传,而且,都传了上百年了,传遍了全国了。

这个谣言,到此为止。

4

以上是推理。下面,再举两个以辣椒代替盐的物证。

云南多地,上菜的时候,有一个必不可少的碟子,叫蘸水——不管吃啥,都用筷子夹起来,在蘸水里涮一下,然后入口。蘸水,以辣为主;今天之蘸水,除了辣椒,还有各种其他调料,如酱油、香油、味精之类,但不难推断,早期就是辣椒加水,以替代食盐的缺乏。

此其一。

四川西昌地区的彝族,不上蘸水,而是上一盘干辣椒面;和蘸水一样,不管什么食物,夹起来,或者手抓上,沾点辣椒面,就直接吃了,比如烤土豆、红薯、玉米、猪肉均可。2015年冬天,我在西昌市四合乡彝族人家,和彝族朋友一起吃烤乳猪;乳猪烤好了,他的夫人就端上来一盆烤肉,两碟辣椒面。我一手抓肉,蘸上辣椒,就开吃啦。那碟辣椒面,也当盐了。

此其二。

5

今天看来,盐的供给,几乎是无穷尽的,也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然而,盐之稀缺、盐价高昂的时代,离今天并不久远。

云南大学著名文化学者方国瑜先生民国时期,曾前往云南和缅甸交界地实地考察,之后,写成《滇西边区考察记》一书,书中两次提到滇缅边境地区食盐的匮乏。

在《班洪风土记》一文,写到:地不产盐,自孟定、耿马市易之,亦自冒黑、石膏等井运来者,价昂而土人贫于资,得盐不易,故多淡食。

另一篇文章《卡瓦山闻见记》中,再次写到:卡瓦地不产盐,自内地商人售于摆夷市上,道远运费不资,其价特昂,野卡以粗货入市,且数量少,得盐不易,故多淡食;闻土人曰:野卡菜汤无盐,围火塘而食,置一盐团于锅旁,取而舐之,以次传递,设有用齿嚼者.群起而捶其背以儆之。余在猛董,市上亦见远道来贸者,饥而出其粗且黑之馒头,舐盐以佐餐焉。

我特地卖了个关子,没写时间。

读者诸君知道是哪一年吗? 是民国二十四年,也就是1935年。

类似的史料,民国时期的著名地质学家丁文江在《漫游散记》中也有记录。1911年,在英国留学的丁文江乘船返回,从越南上岸,经云南、贵州、四川、重庆和长江一线,回到上海。

在云南途中,丁文江遇见一伙民工,6、7个人,围着一个桌子吃饭;一个碟子里,放着一块盐疙瘩,每人吃一口饭,之后,夹起来盐坷垃,在嘴里嗦一嗦。见此情景,丁文江惊愕不已。

6

古希腊著名思想家苏格拉底说:未经思考的人生,是不值得的;仿照苏氏的名言,我再造一句:未经反思的常识,是不可信的。

问题在于,靠什么反思?

靠王阳明?靠心学?靠顿悟?靠内省?靠类比?靠天人合一?靠辩证地看问题,还是靠阴阳五行?靠实践?还是靠时间?

都不行。

如果行的话,所谓吃辣椒祛湿之谬论,就不会传播如此之久、如此之广,因为,有更多的人比我走走得更远、飞得更高、见得更多。多少中国人阔了之后,开着越野车,周游祖国大好河山,走过的桥比我走得路都长,吃过的盐比我吃得饭都多。

然而,他们之所见,还是井口那么大一块。

为什么?

因为,他们没有掌握逻辑这一发现新知、清除谬误的最有效工具。

逻辑,是思想的照妖镜,能够发现思维中隐藏的各种妖魔鬼怪。反之,要是没有逻辑,就像没有阳光照耀之地,泥沙俱下,污水横流,也不足为怪。

所以,想成为一个明白人,明辨是非、择优汰劣,在日益内卷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立于不败之地,跟我学逻辑吧。

逻辑,使人明白。

呵呵呵,哈哈哈。 这是我给自己《逻辑的力量》做的广告。
 

话题:



0

推荐

刘云枫

刘云枫

154篇文章 5小时前更新

刘云枫,1965年10月出生,汉族,河北省井陉县人。天津大学工学硕士,北京交通大学管理学博士。以科学思维,阐释社会、历史与文化。现任职于北京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