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枫 > 中日文化大不同

中日文化大不同

文化是因比较而存在的。一个地区和另一个地区、一个国家和另一个国家之间的文化,究竟有何差异呢?

借用三字经的一句话:性相近、习相远。所谓“性”,就是人性。人性是相同的,也是天生的。习惯和风俗,则相去甚远。

2010年,我女儿参加其所在高中的中美学生交换项目,于是,家里来了一位美国女孩。不过,她有一副无可置疑的中国面孔。她2岁的时候,被美国妈妈收养。对自己的过去,除了知道出生于武汉之外,一无所知。

她在美国长大,讲纯正的英语。可她的胃,是中国的。这一点,是她和其他美国人之不同。和她同来的其他同学,初吃中餐,大多不太适应。她却毫无违和感。任何一种中餐,她都喜欢;任何一种中餐,她都没有不适。

她的行为习惯,则是美国风。她在我家住了一年,我们将她当一家人。就饮食来说,所有的水果、牛奶、饮料、干果、点心等等,她都可以随便取用,不用和谁打招呼。可是,她自己买了牛奶,却径直拿回自己房间,视为自己的东西,而不是全家的。要是一个中国女孩借住在我家,不会这么做的。

举此一例,绝无褒贬之意。只想说明,人性是一样的,不同是后天的养成。一个中国女孩,在美国长大,她在文化上,就是美国人,而不是中国人了。你说她是中国人,既不符合事实,也是她不能接受的。

她也为此苦恼。她上街的时候,如果她不说话,旁人就认为她是中国人;可是,她一开口,别人的眼神就变了,认为她是装的,只是演技较好,而已。当然,我知道她是地道的美国人,她的英语发音,和我们以汉语为母语,后来再学习英语之音调,迥然不同。

中国和日本,是老邻居。早期关系如胶似漆,近代,则反目成仇,互相不待见。但没办法,地缘如此,谁也搬不走。既然无法逃避,就要坦诚相见,相互了解和理解。但不幸的是,日本对中国,亦步亦趋,从古至今,没有一天懈怠地刻苦研究。反过来,中国对日本,不是捕风捉影,就是望文生义。好像“差不多”,其实,何止是几个光年的距离啊。

中国是大陆国家,日本是岛国。这是尽人皆知的,可是,再进一步,大陆和岛国如何影响国民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呢?连专家们也止步不前了。大陆是开放、无限市场,岛国是封闭有限市场。开放、无限市场和封闭、有限市场中,人的行为方式,是截然不同的。或者说,就是相反的。

为什么?封闭、有限市场中,人和人之间,是重复交易的。重复交易的最优选择是诚信,否则,你的欺骗行为很快会被发现,且被圈子所抛弃。正因为此,所有的骗子,都是流动的;包括我们熟知的电信诈骗村,也不会骗本乡本土的。甚至,本县的也不骗。怕的是,一不小心就碰上了。碰上了,欺骗行为就会被揭穿、被追究。

开放、无限市场,就没这种顾虑了。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一辈子,就见这么一回。任何两个人之间,都是一次性交易。一次性交易的最优选择,必然是欺骗。这不是人的问题,也不是民族的问题。与道德无关,和利益有染。对此,犹太人深有体会,所以,才有了“要把每一次交易,当作最后一次交易的”商业圣经。

西方经济学有一个专有名词:cheating-at-the-end effect,译成中文是末端欺骗效应。也就是,人们在最后一次交易中,更容易放弃自己的道德底线,而选择用欺骗的手段,去满足个人私欲。大陆性地域,构造了一个开放、无限市场,使得任何两个人之间的交易,既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久而久之,欺骗和不诚信,就会成为一种文化基因。

俗语说:见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说的就是这种现象。因为,被骗得实在太多了,不可不多加小心,由此,才会产生这种尽人皆知的民间智慧。

与之相反,日本是一个岛国,封闭、有限,加上日本多山,交通不便,每个日本人所生活的半径,基本上只限于自己所在的藩国。而一个藩国的疆域,多数是一条河的流域面积。所有藩民,都在一条山谷里长大。君住江之头,我住江之尾,鸡犬之声相闻,指日可见。于是,构成了一个重复交易环境。久而久之,诚信就成为一种大众的文化基因。

中日民族心理,盖由此分水。

在这个意义上,窃以为,中国学者过多地强调了外来文化、特别是中国文化对日本文化的影响,对其原生性的、自主形成的文化习俗和民族心理关注不够,更有甚者,直接在日本列岛上空画一个圈,然后说:日本是儒家文化圈的,或者说是汉字文化圈的。

多数中国人、包括学术界对日本及其文化的认识,就是如此,也不过如此。

2016年10月10日

北京,望京家中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