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枫 > 婚姻中的“柠檬”现象

婚姻中的“柠檬”现象

  本来经济学者的眼界是很大的,常常为国家、政府和人民谋划经济前途。GDP长几个百分点,投资增长多少,人民币会不会贬值等等,经济学者都有洞若观火的体察并通过各种现代化媒体晓之于众。某种程度上,经济学家扮演着整个社会“算命先生”的角色。可是,如果经济不景气,开工不足,企业裁员,每个人都不愿意花钱,经济学者的苦口婆心和金玉良言一样找不到市场。就像旧时代的读书人,如果不能在朝为官,辅佐名君,测字打卦,勘生辰八字预测婚姻顺遂也是常有的事。现今的经济学者也不妨续写这篇总也没有完结的文章。
  “柠檬”问题源于著名经济学家阿卡洛夫的一篇论文。1970年,阿卡洛夫教授发表文章,讨论二手车市场的特色。因为旧车车主已经用过一段时间车子,所以很清楚车子的性能,但买车子的人多半不能判断车子的好坏。所以,买主和卖主彼此拥有不同的信息,也就是两者之间存在一种“信息不对称”。而且性能好的车子通常没有人舍得卖,被送到二手车市场的车子多半有毛病,多半是一些酸得倒牙的“柠檬”。借用“信息不对称”概念,我们分析一下婚姻“市场”中为什么会出现“柠檬”现象,少男少女采取哪些措施才能避免吃到“柠檬”,避免在婚姻“买卖”中吃亏上当。
  如果不是太正统,婚姻称得上是一个人一生中的大买卖。有的人在这个买卖中发达了,有的亏了本;前一段时间,香港歌星钟镇涛欠债2亿港币,申请个人破产,就是婚姻惹的祸。钟镇涛的买卖算是赔了,倾家荡产,一塌糊涂。有的人一生只作一次,另一些人则有崎岖和反复;还有人终其一生找不到合适满意的婚姻伴侣,一桩买卖也没作,也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
  交易双方达成买卖是经济社会中最平淡无奇的事情,因而一般人常常忽略了非常重要的一点:任何一桩买卖,只要是双方自愿缔结的,都隐含了双方互惠,也就是两人各得其利的前提。比如,渔民和猎人在市场上相遇。熊掌,渔民之所欲;鲜鱼,猎人之所欲。鲜鱼和熊掌以物易货,各得其所,“鱼与熊掌可以得兼”。经过一次交易,渔民“恶补”了一只熊掌,猎人痛宰了一顿海鲜,渔民和猎人的生活品质都有了很大的改观,各自心满意足。
  自觉自愿是买卖成交的首要因素,接下来就是商定一个公平合理的价格。有些产品大量生产,规格统一,品质相近,价值也容易计量,比如麦子和稻谷等大宗农产品,也就容易达成交易。比较而言,土特产品和自制的手工艺品,产量不大,品质参差不齐,没有两样东西是一样的,每一样东西都是“特色”产品。所以,卖东西的人会巧言令色,把他的东西吹得天花乱坠、绝无仅有;卖东西的人当然也会不动声色地挑东挑西,货比三家。买卖双方要花很长时间计较得失,各种欺瞒诈骗的手段也就发挥得淋漓尽致。熊掌就是这类“土特产品”,没有足够经验的人难以辨识其真伪、优劣,就此而言,鲜鱼很容易在市场上找到买主,而出售熊掌就是一种颇具专业性的工作,排除保护动物的环保情节,想吃熊掌的难度是很大的。
  以市场交易行为类比人类的婚姻关系,显见,美满婚姻的建立也必备两个要件。其一,男女两情相悦、以心相许,在没有外在纷扰的环境中心甘情愿地缔结连理。近20余年来,伴随物质生活的改善,与外部世界的信息沟通日益频繁,中国人的婚恋观念逐步与“国际惯例”接轨,自主决定未来婚姻伴侣的社会潮流已呈不可逆转之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仅仅作为“参考文献”加以引用,难以左右青年男女对美好爱情生活的执著追求。
  但是,自由公平的婚姻“市场”并不能保证每个人都能寻找到心满意足的感情生活,就像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同样存在供需不匹配的状况一样。卖东西的人漫天要价,买东西的人落地还钱,双方的价值期望有天壤之别,自然难以达成交易。缔结婚姻的困难也在于,男女双方的期望值很难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相遇,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前世五百年的修行不过是现实世界的擦肩而过,美好的姻缘总是失之交臂。
  把人当作一件商品放在价值的天平上称斤论两,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接受的。但是,现代经济生活中并不鲜见这样的事例。罗纳尔多价值5800万美元,齐达内、菲戈以及贝克汉姆等足球明星也都明码标价,也没有人对此说三道四。所以,个人价值评估要解决的不是“能不能”而是“如何”计量的问题。职业足球的发展和商业运作使得球员价值评估,有一套较为完整的指标体系,如身体状况、技术水平、战术意识、运动年限等都可以作为量化指标,那么,婚姻中的男女如何评价呢?
  “郎才女貌”的价值标尺,古已有之。虽然人类已经告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安步当车的农业社会,进入电话、电视、Internet和高速公路架构的网络时代。但女性承载并传递整个社会美学理想的作用并没有减弱,差别仅在于国家民族语言以及文化不同,对女性的美貌有各异其趣的理解。农民以丰满为美,看见T型台上掠过的世界名模总是放心不下;城市少女以苗条为时尚,为减肥什么事都作得出来。每年,世界各地都要举办各种选美比赛,从乡村、集镇、到繁华的大都市,层层过关,直到选出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国花,比如美国小姐和香港小姐。
  2002年,环球小姐选美比赛在中美洲波多黎各举行,100多个国家的顶尖美女聚集波多黎各首都圣胡安展开激烈竞争,中国也第一次派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美女参加,并获得第四名。比赛内容主要是泳妆和晚礼服展示,比基尼的视觉冲击和晚礼服的梦幻意境只在于宣泄女性躯体外在的美学价值,借以表现各国佳丽内在素养的现场问答有很大的自由发挥空间,无论怎样应对,都能获得评委和观众们的满堂喝彩,不会发生从“思维平衡木”上失足跌落的令人尴尬的场面。事实上,环球小姐选举传达了这样两个信号,即容貌之于女人的价值以及这种价值的可测量性。
  女人外貌的优劣高下是可以观察和评估的,比较而言,男人的价值更多表现为一种“隐性”资产,“道德文章”就是这个意思。科举以八股取士,站在现代人的立场观察,八股文在圣人的经典里转来转去,文章的体例格式也一成不变,抹煞了个人自由创造的空间,贻害无穷。不过,换个角度来思考,就会发现八股文是最初意义上的标准化考试,是一种较为经济和有效率的区分个人才智高低的方式。不命题、没有范围、不限定格式的信天游式写作,本意是好的,但后果是阅卷人完全评个人感觉宣判考生的命运,给舞弊行为提供了方便,反过来,各出心裁的文章也会使阅卷人费尽周折思量,难以比较、取舍和定夺。
  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花花公子爱上了一个富家小姐。小姐妙龄,花容月貌,既然是贵族家庭,经济条件也很优越。尤为可贵的是,小姐并不贪图物质生活的奢华和富足,一心想寻找一位有思想、才华出众的青年作为终身伴侣。花花公子好吃懒作,但一向在社会上闯荡积累了足够的人生阅历,谈吐得体,举止幽雅,写几封文词华丽的情书也不在话下,还不断向小姐暗示,他的志向是作一名作家,写几部流传后世的宏篇巨作。小姐动了芳心,不顾父母劝阻和家庭反对,离家出走,投入了花花公子的怀抱。婚后,小姐料理家务,以便于丈夫安心写作,可是花花公子有各种明日复明日的理由——天气不好、精神疲倦、环境嘈杂、没有灵感,春去秋来,了无结果。
  显而易见,在这桩婚姻“买卖”中,贵族小姐“赔了夫人又折兵”,吃尽了苦头,花花公子却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正在于婚姻中的男女所掌握的信息是不对称的,女人的容貌一目了然,雀斑也好、残疾也好,都是外在的显性因素,很难遮掩推诿过去。男人的情况就有所不同,内在的“文章”既已不可考,“道德”判断更是一个难取难舍的谜团。这就是说,相对而言,男人更容易成为婚姻市场中的“柠檬”,外观漂漂亮亮,吃起来却让人呲牙咧嘴。在不幸的婚姻生活中,女人受骗的情况较为多见,男人更多的是扮演着“陈世美”的角色。
  二手车市场中,卖主有意隐瞒旧车的使用状况和汽车性能,造成了卖主和买主的信息不对称;婚姻“市场”中,信息的不对称并不是男人的故意,而是因为发现和判断男人的“内伤”是一件非常耗时费力的事情。在社会价值评估体系中,有一些措施有助于甄别“柠檬”型男人,比如学历证书、各种各样的资格考试等,都间接地承担了筛选功能,但最好的过滤机制仍然是市场和时间。对女孩子而言,30出头的成熟男人远比在校大学生更有吸引力,也是因为岁月的磨练剔除了“柠檬”,这个年龄的男人身上附着着自我鉴定的“品质标签”,房子、车子和身份地位都显示了这个男人内在品质的价值所在。换句话说,在一个班级的30余名男生中寻找未来的比尔.盖茨,风险很大,而选择成熟男人,显然降低了遭遇“柠檬”的概率。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