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枫 > 中国历史频繁“革命”的分析框架

中国历史频繁“革命”的分析框架

1. 问题

中国人是否和外国人,不一样,难说。但中国历史是有特色的,主要在于:频繁革命。从陈胜吴广算起,直到太平天国,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规模之大、数量之多、组织程度之严密、破坏程度之剧烈,都是欧洲、日本难以比拟的。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划分与阶级斗争理论,对此是欢欣鼓舞的。毛泽东在1937年8月发表的《矛盾论》中明确指出:“在阶级社会中,革命和革命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舍此不能完成社会发展的飞跃,不能推翻反动的统治阶级,而使人民获得政权。”

这也算是一种解释。即:只要有阶级和阶级差别,就必须革命,没有其他办法。可是,阶级理论的发明者马克思所在的欧洲,历史上也有阶级,也有阶级差别,也有统治阶级对人民之残酷压迫和无情剥削,为什么欧洲历史上以农民战争为特点的大规模“革命”,就没有发生呢?

显然,阶级理论,不足以解释中国历史上频繁的“革命”现象。

在此,“革命”是有引号的。即,是不是革命,不好说。我不认为是革命,但有人认为是。对此,姑且不议。这就需要说明,本文之“革命”,是和渐进式改良相比较,一种更为剧烈的社会突变。其主要特征是:以暴力和流血为手段,以消灭统治阶级的人身为核心,以推翻现有政权为目的,是全面彻底和不妥协的社会剧变。

2. 类比

人类社会是一个巨大的复杂系统,尤其是中国,地域广,人口多,更使其复杂程度远胜欧美。社会改良也好,革命也罢,都是系统从一个状态变迁到另一个状态的一种方式。毋庸置疑,任何一个社会都愿意选择一种缓慢的、渐进的、冲突并不剧烈的“和风细雨”式的改进方式,而拒绝“狂风暴雨”式的、剧烈的变革。“宁为太平犬,不做乱离人”,是也。

正如两个人争执,要是讲理讲得通,没人愿意打架。打架,是最后的选择,是有一方、或者双方都难以理喻。再如抗议拆迁的自焚——谁愿意自焚。是没地方讲理,或者,没人听你讲理,才不得已选择了极端的方式。换言之,中国社会频繁之革命,并非出自人民之自愿,而是所有其他改进渠道,都被堵得严严实实,才使得人民不得不选择最后的“革命”。

“官逼民反”,是也。反革命,是革命者最大的制造者和革命推动者。

为什么中国社会的改良之门,被堵死了,却只留下一个革命的“窗口”呢?

看一个和社会系统无关的例子,看看同样是复杂大系统,是如何进行渐进式改进的。

互联网之大、之复杂,无需多言。在这个网络上,不同国家、民族,不同语言的人们,跨越时间和空间,自由交流。任何一个系统,都有不断改进、升级的需求,互联网也不例外。如此之大和复杂的网络,要是没有一个有效的、升级换代方式,必死无疑。

好在,互联网设计者,真是一大批天才,不是一个天才。他们设计了一个各自独立、互不相扰的七层协议,“大而化小、分而治之”——一个空前复杂的互联网系统,就在这样一个体系指导下,有计划按步骤地、局部改进,“集小胜为大胜”,终至全局革新。

七层协议,是个什么东西呢?且看:

应用层

表示层

会话层

传输层

网络层

数据链路层

物理层

我们不是讲网络技术,对七层协议是干什么的,不必关心。应该关心的是,七层协议的设计思想。

七层协议的思想,是什么呢?

第一, 复杂问题简单化,大而化小。——一个巨人,未必抵得上“七个小矮人”;七层协议,就是把一个巨人的事情,分别由“七个小矮人”分担。要找到一个巨人去完成复杂的工作,是不可能的。可是,找到“七个小矮人”,就简单得多了。

第二, 各自独立,井水不犯河水。——七层协议的每一层,各自独立,“互不干涉内政”,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自己的孩子自己抱。只通过公开、标准的接口,与相邻层联系。换言之,每一层是一个自治王国。

第三, 分工和专业化。——每一层做什么,不做什么,是预先确认的,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每一层只做“份儿内”之事,不管闲事,不能越界。

第四, 交换和协作。——每一层都只做一部分,完成一个特定的功能;没有一层能离开其它层,离开任何一层,就一事无成。所以,在七层协议之中,每一层内部是“黑箱”,但对外接口却是公开和标准的,以利于彼此之间的交换和协作。

七层协议的好处是什么?

好处很多,但我最想指出的是两条:其一,能快速定位错误;其二,能在小范围,即一层或几层之内进行技术更新,而不会波及整个网络。这就是“模块化设计”的最大优势。因为,每一层有明确的功能,可以通过测试,马上知道是哪一个层出了错误;改进错误的时候,也可局限在某一层之内,而不需要把整个系统推翻,重来。

这两条合起来,就是一条,即:使网络系统具有渐进更新的能力。这也是系统性能评价的一个关键。一个系统之优劣,并不在于其初始状态有多么优异,而在于其是否具有持续改进的能力。要是能够持续、低成本地改进,则是一个好系统;否则,就是一个坏系统。

显然,互联网是一个好系统。因为,它是一个可以持续改进的系统。

反过来,要是网络协议不分层,而采用“All In One”的设计,互联网将成为一个难以改进的坏系统。坏系统的例子,比比皆是。有一个时期,计算机厂商为了降低成本,曾经生产过一种“All In One”主板,即把原本各自模块化的部分,集成在一块主板上,声效卡、网卡、视频卡以及其他,统统合在一起。消费者图便宜,不明白其中玄机,一时间十分畅销。

马上,用户就知道其中利害了。当你的计算机没声音了,怎么办?换主板。因为,是“All In One”;当你的网卡出毛病了,怎么办?换主板。当你的视频卡和其他功能出毛病了,怎么办,还是换主板。原因只有一个“All In One”。

本来,“模块化设计”的妙处是,你可以“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而不必因为只是“脚疼”,却把“脑袋”砍下来。可是,“All In One”的麻烦,是我们无法确认是哪一部分出了问题,就算是我们知道是哪一部分出了问题,我们也无法“对症下药”,实施“局部麻醉”和动小手术,而只能“全身麻醉”、做大手术,甚至,全部推倒重来。

可见,“牵一发而动全身”,并不是好的设计;“举国体制”,也不是什么高明的想法。唯有,分而治之,各司其职,才是社会进步之道。

我在日本浅草的时候,注意到,日本临街的房子,都挨得很近。可不管怎么近,两个房子中间,总是有缝隙的——紧挨着,绝不相互依靠。中国的房子,有所不同。不信,大家可去前门看看。房子和房子不只是“肩并肩”,而是“手挽手”的,彼此依靠在一起,亲密无间的样子。

哪一种好呢?日本的好。

出了火灾,有间隙的话,可以避免火焰蔓延;地震的时候,一座房子倒下,不会连累另一座;否则,另一个房子,就会被倒下的房子“拉倒”。再则,房子维修的时候,也可以局部进行,而不影响另一个建筑物。日本人深知其中奥妙,中国人却浑然不觉——去看,中国所有的商业街,绝大多数房子,是零距离接触的。

综上可见,要是一个系统像网络体系结构一样,是模块化的,则其改进可以是“局部、低沉本、渐进和持续”型的;反之,如果系统是一体化的,是“All In One”,则无论系统的哪一部分出了问题,都会引起全局性崩溃,必须进行“全局、高成本、突发和一次性”的革命,就像那块只是“没声音了”,却不得不彻底废弃的主板一样。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