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21年05月17日 15:17

空巢的乡村

空巢的乡村(上)   北京人往纽约跑,上海人往东京跑,北方的,跑北京;江南的,跑上海;华南的,跑广州深圳;省里,往省会跑;县里,往县城跑。自下而上“运动”的结果是:空巢的乡下。   我上小学、初中的七十年代末,我们村、每个班,大约有40-50个学生。如今,两千人口的大村子,每个年级的学生数不足7个。我们村是乡政府所在地,和周围七个村子相比,是最大的。可以想见,另外七个自然村,小学还能办起来吗?办不起来...
阅读全文>>
2021年03月23日 16:06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1   所有假说,都以实践检验,面临着三种困境:1,有时是不可能的;2,有时是不经济的;3,有时是很尴尬的。   我有一段亲身经历。   我曾经工作的单位,有一个办公室主任,其人品行低劣,人所共知。他是早年的大学生,有点才气,就在外找女人,还要和老婆离婚。   一位比他年长的老领导,好心劝他,说:小W啊,你小子真不是个东西,那么好的老婆,你不是好好待人家,还要离婚。你离了婚试试,肯定打光棍,谁肯嫁给...
阅读全文>>
2021年02月01日 15:49

苏轼、归纳推理和黑天鹅事件

苏轼是中国文化的喜马拉雅山,诗词书画,无所不精;文采风流,千古一人也。   可是,苏轼的逻辑不及格——当然,古代没有逻辑学,宋代也没有。中国人知道逻辑学,是在明代。传教士利玛窦将《欧几里得几何》带到中国,利玛窦口述,徐光启笔录,翻译了一部分,后来,利玛窦比较忙,就没有译完。   也是在跟着利玛窦翻译《几何原本》的时候,徐光启才知道了逻辑和逻辑的魅力。但,遗憾的是,明代士大夫是不屑于学外语的,徐光...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16日 14:19

浅谈语言的“经济性”和默认项

经济学老是入侵其他学科的地盘,使经济学有了“经济学帝国主义”的坏名声。不过,在我看来,成本最小化或许是自然界和人类遵守的不多的共同法则之一。   在语言学中,也能看到“经济规律”在起作用。   例如,最常用的单词,其发音一定是最短的。“I”,使用频率最高,也最短。常用词,音节都不长。换言之,单词的长度,是与其使用频率成反比的。越长的单词,使用概率越低,也越生僻。因此,鄙人可以提供一个背单词的技巧:...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18日 09:20

战争、商业和政治行为之分析框架

战争、商业和政治行为之分析框架 人,总是有英雄崇拜情结。   之所以如此,是自我的渺小和无奈,希望英雄能实现自己所不能实现的梦想。   小时候,我的英雄谱里,有关羽、张飞、赵云等故事中的武将;等上了大学,读了外国史,又对亚历山大、凯撒、拿破仑等世界级的战神,充满崇敬和向往。   我也问了我班里的学生,让10个学生,说出自己崇拜或喜欢的英雄(限说3个),娱乐明星除外。   结果是,帝王将相居多,包括:诸葛亮、秦始皇、刘邦、于谦、彭...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2日 12:16

好好说话的十条原则

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   人多了,什么话儿都会冒出来。   怎么办?不是不让人说话,而是要学会好好说话。   鄙人不才,拟定了“好好说话”的几条原则,供网友们参考。   第一, 不猜测动机   动机是隐形的,看不见的;只有上帝,才能参透人的内心。所以,对话之时,最大的忌讳是不能臆测动机。如:你不怀好意、你内心阴暗、你居心叵测、你恶意、你故意等等,都不应该出现。   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02日 13:46

新冠疫情时期的一件小事儿

昨天,去望京社区服务中心,补办医保卡。回来的时候,坐471路公交。

 

471,是望京界内的社区公交,座位少,不到10个座位;车小、车身也低,站起来,脑袋能碰到车顶;车身是亮黄色,俗称小黄车。

 

加我,车上5个人,司机、保安、一个北京老头儿、一个中年妇女和我。也就是三个乘客,两位工作人员。司机负责开车,保安在新冠疫情时期,一个重要任务,是监督乘客戴口罩。

 

不过,今天的保安,中了美人计。...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20日 10:38

起跑线上的PK: 孟子和柏拉图论证人性善恶

 

人性本善?本恶?这是社会领域最本源的问题,也是中西思想家共同关心的问题。

 

对此,孟子曰:乃若其情,则可以为善矣,乃所谓善也。若夫为不善,非才之罪也。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

 

翻译成白话,即:

 

从天生的...

阅读全文>>
2020年04月28日 21:33

中国的“科”学和欧美的科学

 

科学产自欧洲,来自日本。即:作为现代文明两大基石之一的科学思想(另一块基石是民主),根源在西方;“科学”一词,却是由日语转译而来。中日一水之隔,日本又一向被认为是中国文化圈之“中流砥柱”,可是,对“科”之理解,却大异其质。原因是,日本历史上,没有科举制度。日本人,也不知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颜如玉”之奥秘。

 

说中国读书人是书呆子,乃大错特错。实际上,古代读书人,...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8日 16:01

孔夫子vs.耶稣(之一)

耶稣是上帝的儿子,还是上帝的独生子;要说找个好人家投胎,或者像中国的帝王将相一样,出生的时候,天降祥瑞,是轻而易举的。然而,什么都没有。   耶稣的出生地,是一个马厩。当时,圣母在旅途当中,却要临产。匆忙之中,找到一户人家;这户人家也很贫寒,并没有多余的房间安置圣母玛利亚及随行人等,只好在马厩中暂避。在这间简陋的马厩里,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耶稣基督降生了。   2018年冬天,我去欧洲旅行,赶上圣诞节...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03日 12:40

为什么说儒学不是宗教?

有的外国学者,直接将儒学称为儒教;著名的德国哲学家马克斯·韦伯在其名著《中国宗教:儒教和道教》中,也是如此。不过,韦伯也意识到了儒教和其他宗教的不同,特别指出:“儒教”和其他形而上学的宗教不同,儒学的目的在于指引人们适应现实社会。即:儒学是形而下的,而非形而上的;是入世的,而非出世的。   19世纪的保守派领袖康有为,也在全国组织了孔教会。康有为之流的做法,不过是借孔教之名目,自抬身价,罢了,是一种...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1日 12:13

文化因何而生?蒙古包引起的思考

所有文化现象,都是人类为了适应特定环境,谋求生存与发展而创造出来的物质和制度、有形与无形成果。这一结论,是我去了蒙古草原,看了蒙古包之后的收获。   凡是去草原旅游的,没有不住蒙古包的。特别是,只从电视画面看,圆顶白色的蒙古包,像一朵朵白云一样,点缀在绿色的原野上,无比美妙。于是,对蒙古包充满了期待和幻想,以为住在蒙古包里,就像成吉思汗坐金帐一样,气派、豪华、舒适、享受。   可是,不知道游客们...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25日 17:38

“一体化”是中式思维的一大弊端

人,区别于动物的,是思考。   一种文化区别于另一种文化的,是思维方式。例如,中国人是自上而下、由大到小、由整体而局部思考问题的,欧美则相反。   此外,还有哪些思维定式是中国人所特有的呢?   鄙人以为:“一体化”是其中之一,也许是最重要的之一。   何谓“一体化”?就是将存在某种程度关联的若干项目,视为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可实际上,“某种程度的关联”,有时是极其微弱的,比如历史和今天;有时...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24日 11:29

茶叶大黄国之重器也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以为“茶叶大黄乃国之重器”之言,是笑话,或者,是有人在给士大夫栽赃。   直到有一天,我看著名清代学者赵翼的《簷曝杂记》,赫然写着:   中国随地产茶,无足异也。而西北游牧诸部,则恃以为命。其所食膻酪甚肥腻,非此无以清荣卫也。自前明已设茶马御史,以茶易马,外番多款塞。我朝尤以是为抚驭之资,喀尔喀及蒙古、回部无不仰给焉。太西洋距中国十万里,其番舶来,所需中国之物,亦惟茶是急,满...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5日 14:06

中国历史上,有科学吗?

当我们将科学和技术混为一谈的时候,“李约瑟之问”就是一个问题;要是我们将科学和技术一分为二,“李约瑟之问”就不是问题了。   纵览人类发展史,世界上所有民族,都在不同程度上、使用各种工具和技术,来改变自身的生存环境,为寻求更好的物质生活而努力。   以火为例。   火,是人类掌握的、第一个能在与动物的竞争中占据压倒优势的高技术。火,可以烘烤食物、驱赶野兽、抵御严寒、加工土陶等等;没有火,就没有人...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9日 13:19

中国人闹分钱 欧美人要分权

要说中国人闹分钱,肯定有人质疑。比如有一句成语,叫争权夺利。先争权,再夺利。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我说的只是一种倾向,即:比较于争权,中国人更看重利。比如,还有一句词儿,人人熟知,叫:打土豪分田地。毫无疑问,争权是为了得利,可是,毕竟隔了一层,还是分钱更直接一些,来得快,省了一个环节。   而且,我还有一个文字上的证据,“贫”之构成,或可为证。   “贫”由“分”和“贝”组成,“贝”在古代,...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1日 13:48

老师的作用

刘仁鹤是我哥的孩子,我的侄子,今年上了清华。上个星期五,他身体不适,我奉命去看他,到底是青春年少,偶然感冒,并无大碍。所以,我们之间,除了说说身体如何之类,也说点与身体无关的。   下面,是我和他的一段对话。   “二叔,你上什么课呢?”   “《计算机网络与安全》,本科生的”。   “你学过网络吗?就给学生讲”。   “没有,我们那个时代,哪儿有网络啊。所以,上大学的时候,没学过;后来,网络...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31日 11:55

中国人讲忠义,欧美人讲诚信

中国人讲忠义,欧美人讲诚信。有什么差异呢?且听我说。   瑞士银行之信用,世所共知。人们所不知的是,瑞士还是一个以“余勇可贾”而著称、且将勇气卖出大价钱的国家。   当然,这是血的代价,是生命的价值——历史上,瑞士的雇佣兵,享誉欧洲。令人伤感的是,有时,敌对和作战的双方,所雇用的都是瑞士人。瑞士人各为其主,在战场上刺刀见红,血染沙场,为的是获得雇主付出的战争酬劳。   瑞士中部城市卢塞恩,有一座...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6日 11:35

重新估定一切价值,是“苛求古人”吗?

如何对待传统,是所有古国面临的一大课题。尤其是,中国是古国,历史悠久,圣人辈出,朝代更迭,英雄人物层出不穷,惊心动魄的故事一幕接着一幕,循环不已。   不过,在评估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时,有一种看似宽宏大量的说法:不要苛求古人。   比如,你说儒学,缺乏民主思想。反对者说:不要苛求古人;   你说乾隆爷“闭关锁国”,反对者说:不要苛求古人;   你说林则徐无知,在给道光皇帝的信中说:英国人的膝盖...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30日 11:55

中国社会的一大问题是:误将应然作实然

有一首流行歌曲,叫《爱的奉献》。其中,有一句歌词,更是人尽皆知: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对不对?一点儿都不错。 但,问题是,有什么办法让人把“一点爱”奉献出来呢?不知道。没人知道,也没人去追究。   事实反倒是,今天的社会:人人都献出一点恨,中国变成了人见人烦的人间地狱。   为什么出现这种巨大反差呢?是因为中国人混淆了应然和实然,且,错误地将应然误以为是实然。   当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