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有的外国学者,直接将儒学称为儒教;著名的德国哲学家马克斯·韦伯在其名著《中国宗教:儒教和道教》中,也是如此。不过,韦伯也意识到了儒教和其他宗教的不同,特别指出:“儒教”和其他形而上学的宗教不同,儒学的目的在于指引人们适应现实社会。即:儒学是形而下的,而非形而上的;是入世的,而非出世的。
 
19世纪的保守派领袖康有为,也在全国组织了孔教会。康有为之流的做法,不过是借孔教之名目,自抬身价,罢了,是一种混淆视听、蛊惑民众的权宜之计。维新时期,可以谅解。然而,以此为据,就说儒学是儒教,就是笑话了。
 
儒学只是一种社会组织的学说,是学,而不是宗教。
 
为什么?
 
因为,宗教有四个基本特征:第一,要回答人类的终极问题;第二,有独立的教会、神职人员和宗教场所;第三,独立、对抗、甚至高于世俗权力;第四,人所必须。
 
以此为判据,儒学一条也不满足。
 
首先,孔子是一个“子不语怪力乱神”的人本主义者,对人由哪儿而来、向哪儿而去的全人类都关心的终极问题,孔子和儒家缺乏兴趣,显得漠不关心。这是孔子及其奠定的儒学,与释迦穆尼创立的佛教、耶稣创立的基督教之最大分别。
 
其次,凡宗教,都有专门的组织、神职人员和进行宗教活动的场所,天主教、佛教和伊斯兰教无不如此。与此相对,如果说儒学是宗教的话,也是“三无宗教”:无组织、无人员、无场所。有人会说,所有科举士子,都是读四书五经的啊,他们不是儒教信徒?每个县城也都有文庙,每逢孔子忌辰或开学开考之时,也举行祭拜仪式。
 
但,事实是,神职人员是服务于教会和宗教活动的,组织上隶属于教皇和各级教会,思想上皈依于上帝;读书、中举、做官的中国士大夫是服务于朝廷、管理俗世活动,和宗教活动没有任何关系。文庙是官学的一部分,也非宗教场所。
 
再三,欧洲历史的显著特征,就是神权和皇权之间的博弈。基督教早期,起于民间,并受到罗马帝国的重重压制和迫害,然而,自公元313年君士坦丁大帝给予基督徒信仰自由之后,基督教如星火燎原,席卷了欧洲大地,与王权分庭抗礼,进而,压倒王权成为欧洲社会的主导力量。大到国王加冕,小到王室婚姻,要是没有教皇的批准,是不合法的,也是不被民众所接受的。
 
也就是说,宗教是一种独立于世俗权力的力量。在与王权的较量中,处于强势,则压制王权;处于弱势,则反抗王权;处于均势,则并行不悖,互不干涉。但,独立性是必不可少的。
 
孔子之儒学,无论在孔子时代,还是其后世,都是皇权的附庸。皇权为皮,儒学为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独尊儒术罢黜百家”,要是不借助皇权,儒家之尊从何而来?“万世师表”的头衔,也是皇帝下旨封赏的!
 
再四,人所必须。宗教乃人人必须,儒学则不然。想走仕途的,就进学,读四书五经;反之,圣贤书之类,一无所用。没有一个欧美人、欧美家庭,没有圣经;中国当下,除了专家教授之外,谁还看四书五经呢!
 
不能否认,儒学和宗教有某些相似之处。然而,像和同,是两类不同性质的问题。类人猿和人非常接近,据说,红毛大猩猩的基因片段,和人99%是相同的。但是,大猩猩和人,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儒学非宗教,这一特性,决定了儒学的依附性。也就是说,儒学一统中国两千余年,并非因为其学说的内在价值,而是由于,一方面政治权力为其撑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皇权使儒学在不公平竞争中胜出;另一方面,它也在为皇权的正当性摇旗呐喊,日夜不休。
 
2020年3月2日星期一,14:12
北京家中
话题:



0

推荐

刘云枫

刘云枫

118篇文章 1次访问 3小时前更新

刘云枫,1965年10月出生,汉族,河北省井陉县人。天津大学工学硕士,北京交通大学管理学博士。以科学思维,阐释社会、历史与文化。现任职于北京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文章